老魏三血洗墩刘圩纪实

泗州之声
5001泗州之声著名写手
2019-04-15 19:21:07
5001 2019-04-15 19:21:07
泗州之声于2019-04-15 19:41编辑了帖子
话题: 文学历史
老魏三血洗墩刘圩纪实
        民国二十年(1931年)十月初三,老魏三码子一千余土匪血洗车门山南约三公里的墩刘村圩子,造成376人死亡,刘宜承、刘汉来等8家绝户。现年92岁的刘汉春老汉,忆起当年情景,仍唏嘘感叹。
        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,正是土匪猖獗的年代。活跃在洪泽湖地区的匪帮就有老魏三、刘二水子、潘结巴子等好几股,均有一千余人枪。面对土匪的侵扰,要么顺从,被土匪称为向户,要么自卫,土匪称为强户。墩刘村有几个富户,首富刘信承人们称刘大先生,个子魁梧,性格豪爽,家有六顷多地。墩刘村本没有圩子,遇有匪情,人们都进车门北王圩躲避。刘大先生因受不惯别人的白眼,就带头发动在本村修圩子,并为此挖出自家地下的一缸银元作为筑圩买枪费用。外村人愿意参加挖沟打圩子的,可以优先进圩子避匪祸。墩刘村本有六十来户人家,富户多在东头 ,所以圩子就打在东头半截,圩子里大约三四十户,西头半截庄则在圩子外,土匪来了人畜可以进圩子。经过一年的努力,圩子建成了。圩子打得沟深墙高,只留西圩门一个出入口。刘大先生家的院子里筑有炮楼,是全村的制高点,也是第二道防线。人们都说这圩子泗州东半边盖了。圩门两边设有土炮,圩墙四角筑有垛墙,俗称炮坞子,上有枪眼,长短枪、土洋枪也有三十几支。
        那个年代,匪祸要命。十里八乡听到匪情,进墩刘圩的纷至沓来——携儿带女,牵牛赶驴,认为进了圩就万事大吉,圩内常常人满为患。
刘大先生敢于自己带头筑圩保家,除了自己的经济实力外,还与一个人有关,这就是被人们称为线手的本村青年刘汉来。所谓线手就是枪打得准,也就是神枪手。此人从小就弹弓打得好,用弹弓打鸟出了名。王圩子大地主王立彬建圩子以后,就把他找去护圩,发给他一长一短两支枪,因此练就一手好枪法。他经常带人去车门街上为主人家采购东西,有人提醒他注意土匪抢劫,他扬言“老魏三送点东西给我吃还差不多,他敢抢他刘二爷!”这话通过土匪的眼线自然也传到土匪耳朵里了,只是王圩子王立彬势力太大,土匪不敢惹罢了。他是刘大先生侄子,听说自家建圩保家,当然义不容辞就回来了。刘大先生也为他配了一长一短两支枪,让他带领十几个人守圩子,其余枪支散放在村民家里。有了这位线手侄子,刘大先生自然底气大增,更不买土匪的帐了。
        墩刘村建圩的事,土匪很快就知道了。圩子刚建好不久,土匪就派了两个喽啰,骑两匹马来察看动静。这两个土匪依仗自己的码子人多势大,根本没把这个小圩子看在眼里,大白天的竟长驱直入直达圩门外。这时正在圩中炮楼上的刘汉来看到这个情况,马上招呼一个平时对他不怎么服气的同伴,说咱们一人一个,看谁打得准。这样,两支枪同时瞄准土匪,随着两声枪响,一个土匪应声倒地,一个负伤而逃。这样,全村人都知道,这下和土匪结怨了,土匪来打圩那是迟早的事,因而做好了各项准备工作。
        民国二十年十月初三,是墩刘人永远难忘的日子。这天天刚蔴籽亮,一百余名土匪就攻圩子了,一阵激烈的枪声过后,土匪除了丢下十来具尸体,一无所获,不得不回去搬兵。此时,为了打下墩刘圩子,大批土匪已从车门山西小刘庄移驻强庄,离墩刘庄只有五里路。老魏三本以为一个小小的墩刘圩子,有一百来人尽可拿下,孰不料这么顽强,于是将攻圩人数增至五百人。这次土匪也不是硬攻了,他们利用圩外的农房作掩护,渐渐接近圩沟边,并从村里找来几块磨盘,将磨盘当做船,企图越过圩沟,再从圩墙往上爬。谁知这一下正合刘汉来的适,他利用围墙上炮坞这个掩体,紧盯着下面圩沟里的一举一动,因为一块磨盘只能坐下两三个人,等磨盘被划过圩沟,人还没爬上沟沿,就一个个成了他的活靶子。在刘甫承家东偏房上掩护攻圩的土匪,只要一露头,刘汉来枪一理就打下来了,这样土匪又被打死十几个。有土匪回去将此情况报告老魏三,老魏三气得把脚一跺,牙一咬,拼了!于是倾巢而出,由他亲自带领余下的土匪向墩刘圩杀来。
        这一年本是秋旱,两三个月没下雨了,地里都干开口子了。这一天却大雨倾盆,土匪开始攻圩不久就开始下,不知是上苍为增加土匪攻圩的难度,还是预警破圩的血腥。总之,这一天就是这么特别。
        老魏三听了属下的报告,又看了一下墩刘圩的地形,决定全面开花,发动攻势,大有破釜沉舟的架势。首先是增大过沟的阵势,除了磨盘,又找来门板,全线出击。这下刘汉来就打不过来了,枪眼的射面有限,看到蜂拥而来的土匪,刘汉来打红了眼,不觉把身子从枪眼伸出来打,刚一露头,被一名土匪打着了,枪子打穿了他的太阳穴,壮烈牺牲。他一倒下,其他枪手不觉也就勷劲了。圩门口的攻势也是十分激烈,看到硬攻不行,土匪企图抱草火烧圩门,他们找来住在圩外的刘刚承、刘志承,趁着雨停的时间,把两个舖薄子卷起来,倒上灯油,点着火,用枪逼着让他扛着去放到圩门下。守圩门的炮手看到是自己一姓人,不忍开炮,旁边有人催,说庄上人也得打啊,不然圩子就完了。结果慌忙开了一炮,没打着。原来炮膛只装火药,没装炮子。这样,圩门就着火了。加上刘汉来一死,大伙也慌了神。圩子里就炸开锅喽,行动快的,纷纷从圩子东面跳下圩沟,跑出圩子逃命。当年十二岁的刘汉春,带着十岁的弟弟,也加入了这伙逃命的人群。幸亏他们都还识点水性,当时圩沟里水深两米多,洑到对岸,弟弟急忙爬不上沟沿,刘汉春让他把蒲屐脱了,才爬了上来。弟兄俩朝东北方向跑,一口气跑到十里开外的臧庄(瑶沟乡境内)亲戚家,才歇脚。
        刘汉春老汉本不住墩刘圩子里,是圩外小铁庄人,因怕土匪绑票,才去圩子里躲避,住在一个本家叔叔家里。他回来才听说,包括他弟兄俩在内的两百余人,之所以能跑出圩去,全亏得一个叫刘祚恒的人。当时圩子快破了,土匪大概意识到有人要跑,就派了两个土匪骑马去阻拦。刘祚恒和刘达州一起跑,刘祚恒背支护圩奉天造步枪,看到两个土匪骑马圈过来,刘达州说赶紧打,刘祚恒于是不顾满地泥泞趴倒在田埂下放了一枪。看到一个土匪栽下马,不一会又爬上马背和另一个一起跑了,可能没打中要害。但却救下了两百多人性命。
        在圩子里没跑掉的人就惨了,由于匪徒死了六七十个,老魏三眼都红了,命令攻入圩子以后,见人就杀,一个不留。圩子东北角,老人、妇女和小孩有好几十口人,想从这里逃出圩子,因圩沟水深稍一犹豫,就被土匪赶上全杀害了。村民刘汉良,传说他以前在南山里同土匪有过交往,这天他和妻子、四儿子、童养媳妇一家四口躲在圩子里。圩破以后,看到土匪进圩子,他陪着笑脸从住地迎了出来,一面为土匪递烟,一面和土匪说着行话,套近乎。但土匪眼都没眨一下,就把他一家四口杀了。当时,刘汉良家堂屋及东偏房躲了百十来个人,本来都认为躲在他家安全,土匪发现了大喊叫出来,不出来就放火烧了,结果都被土匪逼了出来,用手提式机枪给扫了。他家门口立即尸成堆,血成河。唯有13岁刘汉玉没出屋来。他头伸进土瓮旮旯屁股露在外,幸好土匪没放火也未搜查,躲过了一场大劫难。后来刘汉玉成了墩刘庄人歇后语:刘汉玉钻土瓮,顾头不顾腚。刘汉山母亲、妻子和女儿,本来躲在东南角炮坞里,听说刘汉山护圩负伤,全跑回家看他,结果四口被杀害在家里,六岁侄儿被撂进圩沟淹死。破圩后土匪企图带走几十口人质索钱,但没有人愿意跟走,结果在圩外西沟嘴全部杀掉,南圩沟水变成血水。就这样,土匪小傍中破圩子,不到一顿饭功夫,三百多人都成了土匪的刀下之鬼。这个东西200余米、南北150余米的圩子内,横七竖八的尸体随处可见,血跟着雨水到处流淌,令人惨不忍睹,不论谁见了都会毛骨悚然。据刘汉春老汉回忆,当时掩埋死人,好的用门板戕,余下的只有用舖薄、秫秸卷了。其实被土匪杀害300多人,外村的约占一半,无人认领的外村人尸体,后来被村民用牛拖往乱坟岗掩埋了。他的舅舅第二天来看他,还参加埋人了呢,因为人手太缺了。
        2010年9月29日上午于小铁庄刘永富家堂屋
        参加座谈  刘汉春(92岁)刘汉彩(82岁)刘祚林(78岁)
        2011年4月6日上午于小铁庄刘永富家堂屋
        参加座谈  刘汉敬(82岁)刘祚起(72岁)刘永富(63岁)
         搜集整理人:刘永良  倪少坤
箫剑书生
1箫剑书生论坛版主 04-17 17:54
传奇的人物,传奇的事,抒写传奇的经历
游客
登录后才可以回帖,登录 或者 注册
weixin
泗县论坛

给你不一样的新闻资讯

小编微信号:sizhouwa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