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给我的老祖母

aidang
18186aidang知名人士
热门 2018-05-14 12:35:19
18186 热门 2018-05-14 12:35:19
作者

先祖母不识字,却有个名字,叫做王碧云。她的娘家过去是个大户人家。“女子无才便是德”在我的祖母身上得到了很好的诠释,她的哥哥能读很多书,她却无书可念。
老年的祖母依然是白白的皮肤,慢慢长脸,额头上一道道整齐的与眉毛平行的皱纹。她的鼻梁修长,眼神中没有太多的颜色,整日紧盯着的是一日三餐还有农田里、菜园中的操劳。她的那双镇定、单一的眼神里,看不出能言善辩。一双单调的眼睛上挂着的是老年期略与皮肤的颜色相同、尾部上扬的眉毛。她的个头不大不小、不胖不瘦,没有裹小脚,喜欢穿大襟子的传统上衣,脑后窝着一把籫。我的印象里,祖母的头发始终梳理得井井有条,从不凌乱。
我大姑说:“你奶从来也不像人家的妈妈能和我拉拉呱,成天不是刨地就是做饭。”她的言语中有一些抱怨,可能认为自己受到的母爱不够。我是这样看的,奶奶的姐姐被自家人活埋了,这些人不是她的父母,而是包含她哥哥在内的一干人。这件事情发生在她的少年期,如此恐怖的事情发生在眼前,她还敢讲话吗?在家中再不逆来顺受,说不定也是性命难保。她的父亲早逝了,母亲还敢让她随便讲话吗?祖母在语言表达上面的欠缺,应该是民国后期,建国之前,她的特殊的家庭背景带给她的不幸。
祖母嫁给了祖父后,户口本上大队干部随便地不征求她意见地给她重新取了个名字“石王氏”,旧时代的妇女总是这样,嫁到了夫家就得跟着丈夫姓,是夫家的人。
祖母83岁去世,是在祖父去世后的5年离开的。在我25年左右的记忆里,极少看到她与祖父争吵,她的顺从、忍耐、无力辩驳牢记在我的心里。当然,祖父也很少骂她什么,但是祖父认为祖母听他话是理所当然的。
没有文化的人也有不够细腻的一面,不然的话人人都做大老粗了。祖父晚年因病着床了。祖母端饭给他吃久了,竟然当面说:“怎么不死的,死了少受罪。”我看到的是祖父埋头吃饭的默不作声。他被奶奶咕哝多了,就说:“你奶现在长本事了”。
随着社会开放程度的加深,农村里的媳妇,骂老人、打老人成了普遍现象。尽管祖母没怎么挨几位媳妇的骂,但是有人说她偏心多年不理、不睬她的是有的。正因为出现了这样的父母与分家后的儿子形同路人的现象,才有了我的一位叔叔说:“俺家小孩去家对我说拿你奶的花生,她拿小耙子要打他”。我的叔叔情绪是满满的,但是他不考虑自己几乎不沾父母的边给母亲带来的伤害。祖母自己在田地里捡别人家的花生,为什么不能本能地护住自己的劳动果实? 分家后,老年的祖父没有农机使用,叔叔家有,我家是和别人合伙买的旧拖拉机。他不给祖父祖母使用,烈日当午,她和祖父用平车拉着麦子,她气得老泪纵横:“要儿子有什么用?”我的小舅公说:“我有两个外甥每个人都在我家吃住了三年上学,有一个见我能不理就不想理了,我不知道这个熊孩子心里是怎么想的。”这个不想理人的人就是上面这位满腹牢骚的叔叔。祖母难当!
祖母有四个儿子,祖父去世后,她一个人另住的。我们那都是这样,很少老人能与子女一起住的,除非个别家庭特别和睦的或者就一个儿子。祖父去世后的老祖母本来是很健康的,依然是什么农活都能做。我的母亲说:“你奶能活一百岁,她的娘家人都长寿。”母亲的愿景很好,事实又证明行动才是重要的。
老祖母有一天忽然蜮掉了,大白天说有人要杀她,浑身吓得发抖。那段时间,我正好在家乡工作,所以经历了她的情况多些。她每天无数次来我家找我和我的爸爸,说一些胡话:“你没听见吗?你小舅姥爷被人杀了,你小舅被人杀了,在北湖断案子来,站在大路用手朝北指。”
老祖母精神错乱了,白天晚上到处乱跑,跑起来不问大路小路,不管大沟小沟。晚上,我们把她的门锁上,有一天她竟然抱床被子从窗户翻出去了。终于有一天,她跳沟了。好不容易救活后,身体极度虚弱,头一阶段,还能晃晃悠悠拄着拐杖在门外晒太阳。然后就是躺在床上2年再也没能起来。
在祖母生命的最后几年,我一度想把她安置在我们家,并同爸妈商量不要管什么其他叔叔、婶子同不同意轮着料理。我做到了,祖母的确在我们家呆了不长的一段时间。我妈不愿意了,说:“她身上有磨磨叽叽的病”。我表示反对,母亲大声斥责我:“你火性高,弄你那屋去”。我说实在不行,就在我的烧锅屋铺张床给他。我白天要上班,很晚才回来。好景不长,祖母又被我爸背回来自己的屋子。既然她儿子能那样干,我还能坚持什么?
祖母着床的日子里,我们四家轮流端饭给她吃。在祖母病情特别严重的时候,12里之外的我的大姑,不问严寒还是酷暑,晚上来伺候她,给她端屎倒尿。
因为长时间的卧床,所以祖母老在床上呼唤:“疼哦,疼哦”。我见她是太痛苦了,在她去世的一周前左右,她的喉咙里的痰堵得厉害,在一旁通过她的呼吸,我听得清清楚楚,也能看出她难受的表情。我忽然意识到她时日不多。
我问祖母,你还有什么想吃的吗?她摇摇头。我考虑该端的饭我也端过,该喂的水也喂了,就对大姑说:俺奶的痰上来了。大姑大声呵斥我:“你知道什么痰上来了?”几天后,奶奶走了,永远地离开了我们。
泗州水牛
1泗州水牛著名点评 05-15 09:05
九十年代的事情了吧。
aidang
2aidang知名人士 05-15 09:48
写给我的老祖母(修改版)
作者 石 请
过去很多妇女根本没有名字,叫什么张孩子李孩子的。先祖母不识字,却有个名字叫做王碧云。她的娘家过去是个大户人家。“女子无才便是德”在我的祖母身上得到了很好的诠释,她的哥哥能读很多书,她却无书可念。
老年的祖母依然是白白的皮肤,慢慢长脸,额头上一道道整齐的与眉毛平行的皱纹。她的鼻梁修长,眼神中没有太多的颜色,整日紧盯着的是一日三餐还有农田里、菜园中的操劳。她的那双镇定、单一的眼神里,看不出能言善辩。一双单调的眼睛上挂着的是老年期略与皮肤的颜色相同、尾部上扬的眉毛。她的个头不大不小、不胖不瘦,没有裹小脚,喜欢穿大襟子的传统上衣,脑后窝着一把籫。我的印象里,祖母的头发始终梳理得井井有条,从不凌乱。
我大姑说:“你奶从来也不像人家的妈妈能和我拉拉呱,成天不是刨地就是做饭。”她的言语中有一些抱怨,可能认为自己受到的母爱不够。我是这样看的,奶奶的姐姐被自家人活埋了,这些人不是她的父母,而是包含她哥哥在内的一干人。这件事情发生在她的少年期,如此恐怖的事情发生在眼前,她还敢讲话吗?在家中再不逆来顺受,说不定也是性命难保。她的父亲早逝了,母亲还敢让她随便讲话吗?祖母在语言表达上面的欠缺,应该是民国后期,建国之前,她的特殊的家庭背景带给她的不幸。
祖母嫁给了祖父后,户口本上大队干部随便地不征求她意见地给她重新取了个名字“石王氏”,旧时代的妇女总是这样,嫁到了夫家就得跟着丈夫姓,是夫家的人。
祖母83岁去世,是在祖父去世后的5年离开的。在我25年左右的记忆里,极少看到她与祖父争吵,她的顺从、忍耐、无力辩驳牢记在我的心里。当然,祖父也很少骂她什么,但是祖父认为祖母听他话是理所当然的。
没有文化的人也有不够细腻的一面,不然的话人人都做大老粗了。祖父晚年因病着床了。祖母端饭给他吃久了,竟然当面说:“怎么不死的,死了少受罪。”我看到的是祖父埋头吃饭的默不作声。他被奶奶咕哝多了,就说:“你奶现在长本事了”。
随着社会开放程度的加深,农村里的媳妇,骂老人、打老人成了普遍现象。尽管祖母没怎么挨几位媳妇的骂,但是有人说她偏心多年不理、不睬她的是有的。正因为出现了这样的父母与分家后的儿子形同路人的现象,才有了我的一位叔叔说:“俺家小孩去家对我说拿你奶的花生,她拿小耙子要打他”。我的叔叔情绪是满满的,但是他不考虑自己几乎不沾父母的边给母亲带来的伤害。祖母自己在田地里捡别人家的花生,为什么不能本能地护住自己的劳动果实? 分家后,老年的祖父没有农机使用,叔叔家有,我家是和别人合伙买的旧拖拉机。他不给祖父祖母使用,烈日当午,她和祖父用平车拉着麦子,她气得老泪纵横:“要儿子有什么用?”我的小舅公说:“我有两个外甥每个人都在我家吃住了三年上学,有一个见我能不理就不想理了,我不知道这个熊孩子心里是怎么想的。”这个不想理人的人就是上面这位满腹牢骚的叔叔。祖母难当!
祖母有四个儿子,祖父去世后,她一个人另住的。我们那都是这样,很少老人能与子女一起住的,除非个别家庭特别和睦的或者就一个儿子。祖父去世后的老祖母本来是很健康的,依然是什么农活都能做。我的母亲说:“你奶能活一百岁,她的娘家人都长寿。”母亲的愿景很好,事实又证明行动才是重要的。
老祖母有一天忽然蜮掉了,大白天说有人要杀她,浑身吓得发抖。那段时间,我正好在家乡工作,所以经历了她的情况多些。她每天无数次来我家找我和我的爸爸,说一些胡话:“你没听见吗?你小舅姥爷被人杀了,你小舅被人杀了,在北湖断案子来,站在大路用手朝北指。”
老祖母精神错乱了,白天晚上到处乱跑,跑起来不问大路小路,不管大沟小沟。晚上,我们把她的门锁上,有一天她竟然抱床被子从窗户翻出去了。终于有一天,她跳沟了。好不容易救活后,身体极度虚弱,头一阶段,还能晃晃悠悠拄着拐杖在门外晒太阳。然后就是躺在床上2年再也没能起来。
在祖母生命的最后几年,我一度想把她安置在我们家,并同爸妈商量不要管什么其他叔叔、婶子同不同意轮着料理。我做到了,祖母的确在我们家呆了不长的一段时间。我妈不愿意了,说:“她身上有磨磨叽叽的病”。我表示反对,母亲大声斥责我:“你火性高,弄你那屋去”。我说实在不行,就在我的烧锅屋铺张床给他。我白天要上班,很晚才回来。好景不长,祖母又被我爸背回来自己的屋子。既然她儿子能那样干,我还能坚持什么?
祖母着床的日子里,我们四家轮流端饭给她吃。在祖母病情特别严重的时候,12里之外的我的大姑,不问严寒还是酷暑,晚上来伺候她,给她端屎倒尿。
因为长时间的卧床,所以祖母老在床上呼唤:“疼哦,疼哦”。我见她是太痛苦了,在她去世的一周前左右,她的喉咙里的痰堵得厉害,在一旁通过她的呼吸,我听得清清楚楚,也能看出她难受的表情。我忽然意识到她时日不多。
我问祖母,你还有什么想吃的吗?她摇摇头。我考虑该端的饭我也端过,该喂的水也喂了,就对大姑说:俺奶的痰上来了。大姑大声呵斥我:“你知道什么痰上来了?”几天后,奶奶走了,永远地离开了我们。
用心感悟
3用心感悟荣誉会员 05-15 10:26
老来难!老来难!人老了就有很多难事!单每个都会有老的时候,善待老人,是传统美德。
虹乡人123
4虹乡人123正式会员 05-17 15:31
写的确实很实在,真实!
箫剑书生
5箫剑书生论坛版主 05-17 19:09
有人老如顽童一说,所以会出现怪异的举动,其实是可以理解的。身体的老化,思维的退化,一生坎坷的积累,宣泄生活,也是长情。
石头城
6石头城著名写手 05-17 21:36
让我想起了我的奶奶,没有等到家庭条件变好都去世了!心中有泪!
游客
登录后才可以回帖,登录 或者 注册
weixin
泗县论坛

给你不一样的新闻资讯

小编微信号:sizhouwa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