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泗州故事会】冷血刽子手

冷血刽子手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文/刘培刚
  民国六年的一天,泗州城文庙北门一块空地上,围满了一大群看热闹的人。时不时还从那里传来一阵阵大笑声,走近一看,原来有一个操着河南口音的人在耍猴卖艺。
  猴子的确招人喜爱,在主人的指挥下,一会表演了直立行走,倒立,前翻,后翻。更让人可笑的是,耍猴人拿起鞭子打猴子时,猴子快速抢下鞭子,开始反攻耍猴人。猴子还爬到耍猴人的肩上,揪着耍猴人的耳朵,对着众人龇牙咧嘴,逗得人捧腹大笑。
  正在大家看的起兴时,突然有一大汉拨开人群,甩着膀子,迈着八字步,走到场子里,推了耍猴人一把说,雕虫小技,也敢出来献丑,再不给老子滚,我就宰了这只泼猴。
  耍猴人全指望耍猴子养家糊口,你要是杀了猴子,那岂不是断了人的活路吗?
  耍猴人吃了一惊,急忙弯腰作揖说,师傅手下留情,我们流落贵地,只是了讨口饭吃。如有冒犯,还请您宽宏大量,放过我们一马,以后必将重谢。
  还没等那大汉开口,猴子发现来人不善,“呀”的一声,便从主人的肩膀上窜了出去,直奔那大汉袭击而来。
  那大汉身子往下一沉,猴子便从头顶上扑了过去。大汉见猴子对自己无理,气得七窍生烟,便开口大骂,妈的,老子今天宰了你这个畜生,拿你肉下酒。说完,一转身,从地上操起耍猴人的长矛大枪,对准猴子就来一招“夺命锁喉枪”。猴子果然机灵,“噌”的一下子,窜起一丈多高,躲过这一枪。又龇牙咧嘴叫着,向大汉扑来。
  耍猴人吓得浑身发抖,知道闯了大祸,便大叫一声,猴子乖乖跑过来,蹲在其身旁。
  有人走过来对耍猴人说,你快带着猴子走吧,此人外号叫“冷血刽子手”,武功极高,且凶狠手辣,诡计多端,说不定你今天就得死在他手里。
  闯江湖的人都知道,强龙难压地头蛇的这句名言。耍猴人也不例外。
  耍猴人谢过此人,又含笑对着“冷血刽子手”作揖说,实在对不起您,小的管教无方,让您受惊了,我们这就走。
  “呸”,在我的底盘出我难看,以后我还有何脸面见人。我不杀此猴,誓不为人。说罢,又是一招“长河落日”,枪尖直刺猴子脑门,猴子一绕道躲过这一枪,快速跃起,又叫着向“冷血刽子手”扑来。
  “冷血刽子手”急忙拿出看家枪,双手一颤抖,枪尖抖出无数个枪头。猴子大惊,也不知哪一个是真假,一下子爬上了大树。在大树上摘下树叶砸向“冷血刽子手”。“冷血刽子手”再次遭到羞辱后,突然心生一计,取下自己头上的瓜皮毡帽,使劲向空中一抛。猴子不知是计,目光便盯着帽子看。说时迟那时快,“冷血刽子手”突然来了一个“鹰击长空”之势,一踮脚,整个人就飞了起来,就听“噗”的一声,长枪从猴子胸口刺过,猴子痛苦的握着长枪,对着“冷血刽子手”龇了最后一次牙,便死了。
  “冷血刽子手”手握穿着猴子长枪落于地面,用嘴舔了一下血,哈哈大笑说,果然味道鲜美,走,老子这就拿你回家下酒,哈哈哈······
  人们纷纷摇头叹息,耍猴人气得脸色铁青,握着拳头想上前拼命,被大伙拉住。大伙你一言我一语对其劝导,你不是他对手,还是快走吧,要不然你也会死在他手里。耍猴人心知好汉不吃眼前亏,再说了,自己也确实不是他对手,便抹了一把眼泪,便含恨离去。
 

  二十二年后,“冷血刽子手”正在田里干活。
  有一位穿着大褂的白面书生走上前作了一揖说,老伯,您好,我想向您打听一个人。
  谁?“冷血刽子手”也不抬头,放下锄头,用手压底了帽檐说。
  “冷血刽子手。”
  喔,知道,你找他干什么?
  听说他武功极高,我想来拜访一下。
  “冷血刽子手”自知一生干了不少坏事,到老了怕以前仇家找上门来,所以说在此隐姓埋名了。他用手一指远方的一个土堆说,喏,早死了。
  啊?年轻人愣了一下,对着远方作了一揖说,爹,孩儿不孝,没能亲手杀了你的仇人。您和您的猴子就安息吧,他已经死了。
  “冷血刽子手”听他这么一说,浑身打了一个寒颤。就抬头偷偷看了一下来人,发现来者手里拿着一根长矛大枪,虽说年轻,但眉目清秀,显得很有修养,且从骨子里也透出有极高的内功。
  这才想起二十多年前枪杀耍猴人的事件。
  走,到老朽屋里喝一杯茶杯吧。
  其实,“冷血刽子手”邀请事假,想除掉此寻仇人是真的,以免后患。
  谢谢。年轻人看看天色已晚,就毫不客气地抱拳答应了。
  走在路上,“冷血刽子手”想,我先来试探他一下,如果他功夫比我高,我就装不会功夫,在趁机在酒里下药毒死他;如果我功夫比他高,我就亮出身份,让他死也瞑目。
  他俩来到八里河边,河面有十几丈开外,水流湍急,河面无桥。“冷面刽子手”对年轻人说,少侠请吧。
  年轻人笑了一下,往后撤了几步,一运气,“噌,噌,噌”身子如燕子潮水,在河面上行走。眨眼功夫就过了河。
  “冷面刽子手”心里一惊,来者果然好功夫!平时自己也是这么过河的,但自己的鞋帮都会湿,人家过河如履平地啊,且只是湿了鞋底啊。
  “冷面刽子手”脱下衣服,拿在手里举过头顶,从河里游了过来。
  呵呵,老伯,早知我背您过河了,要是感冒多不好啊。
  谢谢,唉,也不知道那个缺德鬼把我过河小船放跑了,害得我只有天天游过河种庄稼。“冷面刽子手”一边穿衣服一边说。
  来到一个茅屋前,年轻人突然发现房子后面有好多的坟头,感觉很好奇,就问咋回事。
  “冷面刽子手”眼珠子一转便笑了一下说,这些全是被清朝歼灭的抗清志士。
  啊。年轻人听完怀着崇敬的心情对着坟头作了一揖。
  来到屋里,年轻人问“冷面刽子手”,老伯,怎么家中就你一人?
  唉,我就一个糟老头子过的。说着从里屋抱出两坛老酒,抓了一盘生花生米,一盘咸菜。俩人便喝起酒来,你一碗我一碗,不一会酒就喝光了。年轻人今天特别的开心,一来仇家死了,了却心愿,二来交接了老朋友。所以就喝多了。不过瘾,还喊着要酒喝。
  哈哈,我家里还有好酒,想喝,但我有一个条件。
  老伯,说,什么条件?
  你不是练武吗?如果你躺在地上,闭上眼睛,让我打你肚子三拳不死,我就再拿好酒。“冷血刽子手”眯着眼睛说。
  好!年轻人不知是计。心想,你一个农夫能有多大力气,我就是给你打十拳也无妨。
  君子一言驷马难追!“冷血刽子手”怕错失良机,立马起身说。
  二人来到屋外,年轻人自持功夫高,根本不把“冷面刽子手”一个农夫放在眼里。其实,他哪里知道,这个人便是自己的仇家“冷血刽子手”。他往地上一趟,就闭上了眼睛。
  “冷面刽子手”其实自己早已偷服了解酒药。他嘿嘿冷笑一下,提起靠在墙外的大铁锤,运足力气,抡起大铁锤,对准年轻人的肚子就是狠狠一锤。就听“砰”的一声,铁锤就像擂在了大皮球上,反弹了出去。
  “噗”年轻人被大锤震的从嘴里吐出了一股酒菜,仍旧闭着双眼说,老伯,您就快点吧。我还等着喝酒呢。
  好!“冷面刽子手”又提起大铁锤,运足力气,对着年轻人的胸膛就是一锤。
  “砰”一声,大铁锤又弹了出去,年轻人又吐了一口酒菜说,老伯,你打错地方了。
  喔,实在对不起啊!我酒多了,没控制住,好,再来一拳。“冷面刽子手”发现此人练成了金刚罩,此时吓得脸色发白。
  好!快点!
  “冷面刽子手”心想,我这次必须要他性命,否则,暴露身份,自己性命都难保啊。于是,抡起着大铁锤,对准其头部就往下砸。
  年轻人躺在地上,此时酒也醒了一半。他想,此人力气巨大,绝对不是一般农夫,我还得多加注意。凭着感觉,一股寒气直奔脑门而来。
  大家都知道,练功夫之人,最主要是要保护头部,因为那里是要害所在地。
  就在大锤快要接近脑门时,年轻人突然来个就地十八滚,躲到一边。就听“砰”的一声,大锤深深地砸入地面。吓得年轻人浑身直冒冷汗,他顺手摸起一个石子,对准“冷面刽子手”的手就甩了过去。
  “啪”的一声,正好击中“冷血刽子手”的手腕。“哎呦”,疼死我了。
  年轻人一个箭步窜到“冷血刽子手”身边,冷冷地说,到你是谁?是不是“冷面刽子手”?
   不是,不是,真的不是。他早已死了。
  我和你无冤无仇,那你为何要用锤子伤我?
  少侠息怒,我看少侠功夫就像传说中的那样高,就十分好奇,想见见,谁知我酒喝多了,也没有对准地方。说完扑通一下跪在地上。
  呵呵,原来如此。年轻人笑了一下急忙扶起“冷血刽子手”又说,快去拿酒来。
  好的,老朽这就去。“冷血刽子手”心惊胆战地跑进屋······


  月夜,除了几声乌鸦凄凉的叫声外,夜静得十分可怕。
  屋里,“冷血刽子手” 推了推身边的年轻人,年轻人躺在炕上嘴角流出了一股暗红色的鲜血,一动也没有动。他又用手指轻轻地贴在年轻人的鼻子上试探了一下,而后收回手指,哈哈狂笑到,想来报仇,你还是嫩了点。
  笑毕,他拿起年轻人的长矛大枪,对着枪头吹了一口气,然后又冷冷地说,现在,我就让你死也瞑目,我就是你要报仇的“冷血刽子手”。说毕,双手握着长矛大枪,举过头顶,向年轻人的心脏扎下······
  第二天,残阳如血,乌鸦哀叫,“冷血刽子手”屋后,又多了一个坟头。
  1938年,“冷血刽子手”投靠日本人成了汉奸,下半年秋被我游击队员枪杀于赤山山头。


作者简介
刘培刚,泗县人,中国寓言闪小说协会会员,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。2017年安徽中青年作家研修班学习,2017年底获得中国寓言闪小说十大新锐作家提名奖。作品常见《小小说大世界》《微型小说选刊》《银川日报》《村委主任》《精短小说》《晨报》《新江北》等国内外进百家杂志及报刊,闪小说多次在全国征文比赛中获奖。
话题: 文学
游客
登录后才可以回帖,登录 或者 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