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活埋嫦娥》给后世亲属的感受

   泗州戏《活埋嫦娥》又名《嫦娥冤》,是根据真人真事编排的。故事的主人公嫦娥是我大姨奶(祖母的胞姐),她真名就是这个。
祖母传下来说大姨奶被活埋的原因是“门风不正”,活埋的参与者是她叔叔王克业(我曾外祖父的第三代旁系兄弟)挑唆大姨奶的哥哥王成信以及其他亲属做的。我这样叫他们的名字,是因为他们是杀人犯。自古以来,杀人偿命,借债还钱,天道循环,报应不爽。遗憾的是他们都没有受到惩罚,王克业逃到了台湾,大陆优待台胞的政策使上世纪90年代前后回来的他也没受到追责。
   在百度百科曹化东烈士的事迹可以发现,说嫦娥被蒙面人杀害,他冒险来破案,惩治了凶手,是与事实不符的。我奶活着的时候对我讲过这个事,我也亲历了王克业的回家。但是从曹化东的事迹清楚地看到嫦娥参与了“姊妹团”,与长工恋爱。我查阅了姊妹团的性质是属于给抗日分子送情报的。她根本不是什么蒙面人杀的,而是晚上被带走的时候被蒙上了面。看到姊妹团,我忽然有个想法,王克业那时做泗县局长,是不是勾结了日本人?真正引起嫦娥杀身之祸的是她触及了王克业的统治,他丧心病狂,全然不顾近亲之情,要杀人灭口?而门风只是他挑唆王氏家族多个成员杀人的借口?
   杀人的时候,他们是趁着我曾外祖父不在家做的,也有说他当时已经被共产党枪毙了,他是国民党的保长。他虽然排行老大,但没有王克业官大,活着也阻挡不了的。我问过祖父,他说那时可能还活着。我转而又问,曾外祖父的胞弟王克仁不是黄埔军校毕业的吗?任北平铁道部副部长,官那么大,怎么不阻止?祖父说,远水不压近渴。
据说,我曾外祖母不让埋,他们就在家用枪指着她要连她一起埋。这个事情我之前在新浪博客有写过,被没留名的老乡看见了,写下了下面一段文字,与我的说法基本一致,但有点出入。内容如下:
   “……天渐傍晚,嫦娥与妹妹二娥及母亲正在家中做饭,嫦娥将悲伤的母亲扶在桌沿坐下,拿来盆,开端和面,正在跟面之际,一街坊来告诉嫦娥,你叔爷叫你去!嫦娥从容而起,叫正在烧锅的妹妹来和面,本人洗完手,告知母亲,我还有一些私租金和货色放在箱子底下,母亲正受失夫之苦楚,泪如雨下,不知王克业他们会如何处分自己的女儿,只得含泪茫然望女儿而去。外面是一辆车上,嫦娥刚上车上,便被蒙上头脸。天已匆匆黑下来。暮色中,车子弛向村后的沱河边,在一片旷地上停了下来。可怜的嫦娥还没弄清怎么回事便被活活推倒在坑中。四周的七、八把铁锹、铁锨一起向她身上扔土,全不顾那花容月貌的辨别,全不论那20岁年青性命的呼救。……
   这个老乡的说法是我曾外祖父王克宽刚被共产党枪决不久,或许是对的。
   祖母说,我那狠毒的大舅祖父说,埋过之后,我听她在下面哼,还上去跺几脚来。那时候我小,不懂,听信人家话了。还小,他是老大,总有20来岁,考取上海船政学院,发了衣服,他不上学跑回家,娇生惯养吃小灶多舒服!
   我小的时候,到曾外祖母跟前,她年老了,老在床上大哭,骂王成信这个东西太毒了。她的后半生接连失去两位至亲,还能有好脑筋吗?
无论是谁,干了坏事就要有勇气去承担。仁义礼智信标榜个屁啊!扪心自问到底为什么这样做!
   嫦娥姨祖母接受了进步思想,一说是只到了邻居家借盆和面与男的多说两句话就遭受的厄运;另一种说法就是上面的。总归一句话,即便谈恋爱了,门不当户不对也是追求婚姻自由。为此丢了性命,冤屈没有被伸张,引起后世亲属的同情是在所难免的。
现在不是旧社会,虽然我是异姓亲属,但在血缘上是占了一支人家的。没有什么人有资格对我说三道四。
游客
登录后才可以回帖,登录 或者 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