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民人生也精彩

草民人生也精彩

(作者:网名“草民人生也精彩”自传连载)

幼年之我怀中乐,哇哩哇啦学话说。

一二三四学数数,始学认字唱儿歌。

草民我,是1939年腊月28日上午9时,出生在泗县西北乡大马庄,一户世代乡土和书香门第相结合的农家。

祖父马凤发,是一个忠厚勤劳且善良的农民,46岁生了我父亲,在生父亲之前,还生了三个女儿,我的大姑于氏,二姑张氏,三姑时氏;外公孟广浩,人称孟老好,少年即是南京大学的高才生,青年投身于革命。母亲是外公长女,上私塾读过诗经。下面还有我二姨、三姨、四姨。孟家的老大,马家的老小,经由亲戚熟人牵线,两家结为秦晋之好。

父母在生我之前,已生了我大哥二哥。我虽是个小三,但仍然给马、孟两家人带来了无比欢欣。一,孟家缺少男孩,二,父亲是马家单传;受多子多福旧观念的影响,在广大贫穷落后的农村,人们最不怕的就是多生孩子,尤其是男孩。因此,我便成了姑姑和姨娘们,“击鼓传花,空中飞人的玩偶”。无论传到谁的怀里,都要逗一逗亲几口。几位姨娘尤甚,有时玩得兴起,连哺乳的时间都占了。母亲,只好瞅瞅她们,也拿她们毫无办法。

天有不测风云。在我朦朦胧胧,似记事又非记事时,我的祖母和外婆相继去世,随后,几位姑姑、姨娘又陆陆续续出嫁,以及各人家事的繁忙,两个大家庭自然也就少了一些欢乐。

于是,我便从“击鼓传花,空中飞人,怀中玩偶”,回到了地平线,开始我地上的摸爬滚打。从此,开启了我与两个哥哥、周边邻居的众多小兄弟、小爷们,竞赛似的玩耍。

日本鬼子投降后,46、47、48年,蒋介石公然挑起内战。我的家乡也开始了拉锯战,“中央军”、八路军、“地方民团”、游击队,你来我往,朝至夕离,百姓没有宁日。

46年的秋冬,地方革命武装随大军北撤,我外公就在其中,队伍路过大马庄,父亲给外公送棉衣时,外公交代父亲:一要保护好家人,二要尽可能的做些支前的事,话未说完枪声响起,如此一别,四、五年杳无音信。

外公随大军北撤之后,形势日趋严峻和艰难。父亲与家人商量,留下祖父和大哥看家,带着母亲二哥和我,一路到了江北浦口。隐隐约约听说,好像是母亲老家有人在那做事。

一家四口,开始了从未经历过,也很不习惯且近似乞讨的生活。父亲找点杂活干,母亲给人家做点针线活,二哥和我除了玩耍,有时也跟随小伙伴,跑到田里挖些野藕莛子。在浦口时日虽短,但有一事,让我刻骨铭心。

一天下午,父亲领着二哥和我,去浦口火车站里,想捡些煤渣,路过货运站台时,父亲看见,货物堆有柿饼子,露在盖着的帆布外面,显然是有人已动了手脚。父亲也没有多想,随手捡了两块,递给二哥和我。柿饼子还未送到嘴里,就被看车的老客发现。他穿着一件翻毛领子的黄大衣,肩上倒背着一支步枪,嘴里咵腔咵调,骂骂咧咧的跑过来,二话没说,就对父亲一顿痛打。吓得我和二哥直哭。大概,他在打父亲的同时,看我们篮子里并没有柿饼子,我和二哥也早把柿饼子扔在地上。这才放开父亲,让我们走。

我敢说,假如父亲没带我和二哥去那里,绝不会发生那种事。因为父亲继承祖父忠厚诚实善良的人格,又受到外公忠于革命精神的影响,虽无政绩作为。总可称得上一个好良民,不会干那些偷鸡摸狗之事。定是国民党爪牙“老客”,错打了父亲。

47年底、48年初,父亲带我们回到老家。不久,就被黄圩区政府找到区里,当了会计,主管区财政。草民小时候,常看到父亲骑着自行车,从县城里将成口袋的钱,运回区里,给全区公职人员发工资。(待续)
话题: 文学
爱好文学 小有名气 2018-03-13 11:49 1
少年之我不知愁,蓬头稚子弹琉球。

儿童结伴村学上,贪玩作业少良优。

草民我很快地度满了还算是甜美的幼年。记得我八岁那年,在一个乍暖还寒,春光明眉的早晨,父亲把我从暖融融的被窝里叫醒,小三快起,送你上学去。

那时叫上早学,就是早早起床,先到学屋(学校)读书。在回家吃早饭 。于是我一边揉着眼睛,一边穿鞋扣扣子,跟着父亲向汪北学屋走去。由于,是头一天上学,大概是父亲事前已和先生说好了。当我们离学屋还老远时,先生王德勤,我的启蒙老师,就站在门前等着了。走近之后,只见父亲,给先生简单地说了两句我还未听清楚的话,就匆匆离去了。可能是,父亲怕时间长了我反悔哭闹不愿上了。

那时的学屋,只有两间房子。先生把我领进屋里,安排在一张小方桌坐下,对面已有一位小朋友端端正正地坐在那里,屋里一共放有大小六、七张桌子。没有多久,大学长,小学弟陆陆续续到齐,大约有十八九位。他们的年龄大小,个头高低,学习内容,参差不齐。大的有十七八、二十左右的,最小的就是我八岁和一位小学弟六岁。所学课程,也三六九等;解放前夜,整个淮北的教育处在新旧混杂状态。就我们那个学屋来说,一共十八九位学生,所学内容:有私塾的,《三字经》、《百家姓》、《论语》、《弟子规》、上下论、诗经等;有的则学着新的内容:如,“课堂里不吵闹”,“小孩儿乖乖”,“白菜老了渣滓很多”等等。

到五一年开学时,我已到后陈家新学堂读书。老师增加到四位;新教室也增加好几间,课程也开始有了算术和语文。学校校长,当然是那位热爱教育事业的王德勤。

五四年,我又转到卢圩完小读书,直到高小毕业。由于我在整个小学期间,《贪玩作业少良优》,五五年考初中名落孙山。

在我刚开始上学的前后,母亲常常带我去外公家,大约每年都会有三分之一的时间,是在外公家度过的。记得,外公家,生活比较优越,住房十分宽敞,东西两进院子,双堂、双偏、双过道,大小十五六间。住的时间长了,我的玩伴也就多了,有小忠、讨厌、小盘子、发芝等等小朋友。

常住在外公家,最让我流连忘返的是:每年春夏之交,小小村落树木葱茏,各种鸟类,在树上筑巢,孵化雏鸟。最常见,且能叫出鸟名的有:斑鸠、黄鹂、山喳子;喜鹊、架叽、黑老布等。这些鸟筑巢的特点也各不相同。它们会根据,长期与人类相处的和谐程度,造巢技能,以及选择树种、枝干的习惯,分别将巢造在树的高、中、低处。如,斑鸠的巢就造在低矮的树杈上,大人们翘脚伸手即可够到鸟窝;黄鹂与黑老布的窝,往往建筑在树的稍稍上。其共同之处,都是在树的枝繁叶茂,阴翳难以寻觅的地方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,有一天,我终于寻觅到一个黄鹂的巢,并根据:老黄鹂哺育雏鸟食物的大小、和喂食次数的多少,判断黄鹂雏鸟的大小。一般来说,哺育雏鸟的食物越大,雏鸟就越小;喂食次数越勤,雏鸟就越大。据我观察:此窝小黄鹂,正是人工喂养的好时机。

经过我的一番运作,很快呼唤来四五个小朋友。其中有,比我大一点的小忠和比我小一点的发芝。一起商量拿下这窝“雏鹂”的作战方案。

当然,担当此次攻坚战的突击手,非我莫属。说时迟那时快,我飞身窜到树上,接着,小忠、小盘,发芝等陆续跟进,不大的功夫,我已快接近鸟巢,小忠紧紧跟在后面,与我近在咫尺。我的双脚踩在一根很细的树杈上,左手握着枝干,右手刚准备伸向鸟巢,被扑食回巢的老黄鹂发现!雌雄老黄鹂,丢下喙中之食,轮番向我发起疯狂地攻击,它们的翅膀和利爪蹭在树稍上沙沙作响,即将逐碰到我的蓬发。

接应的小忠,不停地为我打气鼓劲。我眼一闭,右手伸进鸟巢,抓住两只雏鸟,可能是用力太猛,只听嘎巴一声响,双脚踩着的枝杈断了,左手悬了空,右手拿着鸟,整个身体急速下滑,眼见一场大祸就要发生,此时我眼及腿快,紧紧的夹住断枝茬任其下滑,刹那间,我滑落到比我低两三米的小忠所踩着的树杈上。

小忠一把拉住我的左手,看见我右手里还紧紧攥着两只雏鸟,狠狠地瞪了我一眼!你的小命差点没有了,还攥着它不放。

借着望日空中月,发小檐下掏雏雀。结伴裸泳水中戏,瓜田解渴险被捉。诗中之意,怎不正中“贪玩作业少良优”之下怀。而“贪玩作业少良优”,又怎么不是直接导致“名落孙山”的因果呢。

为了更进一步说明个中缘由。有这样几个我尚记忆犹新的小故事。仅供大家赏阅。

(待续)
爱好文学 小有名气 2018-03-13 11:49 2
《知其然,不知其所以然》

我上小学不久,有一天,在放学回家的路上,遇见我大佬,也就是我祖父的哥哥。他和我祖父一样是个地道的老农民,斗大的字识不了几个。他把我叫到跟前,我便笔直笔直地站在那里,这也是,自从我进了学堂之后,听了先生的教诲,才有的规矩,要是以前,早已像头野牛犊逃之夭夭了。

大佬考考你:接着就看他摇头晃脑,拖着之乎者也的长调:“春前有雨花开早,秋后无霜叶落迟”。这句话是什么意思?我当时哪懂这些,如同听了天书一样。但又不能不吭声走掉, 于是便随声应道:“秋天小树的叶子落在了池塘里 ”。大佬听了,只是笑笑一句话也没说,两手背到身后离我而去。

我带着满脑子疑云和尴尬,回到家里,连书包都未有放下就走进堂屋,妈妈正在忙着针线活,见我进来就问:今天学的什么内容?我下意识地回答一句,“叶落池”。噢 ,妈妈,我刚才在回家的路上,遇见大佬,他说要考考我:我心里想他一个大字都不识;可没曾想,他讲的那句话,我真的没学过,也根本听不懂他说的是什么意思。

什么,“春什么雨,花开早,秋树叶落池塘里”。果然,还是上过私塾的妈妈厉害。傻孩子,你大佬说的是:“春前有雨花开早,秋后无霜叶落迟”。我十分惊奇地看着妈妈,你怎么也知道有这句话!接着,妈妈就给我解释:“这是一幅,对仗工整的传统名联。就如同,“福如东海长流水,寿比南山不老松”(年年我家大门上的春联),是一样的。”

妈妈又进一步的解释:这副名联,不仅讲了,春天花开,秋天叶落,一般的道理;还告诉人们,春前有雨,花会提前开放,秋后无霜,树的叶子就会推迟落下的特殊道理。接着,妈妈又语重心长的告诫我:以后无论学什么,都要养成,不耻下问的习惯,打破沙缸问到底的学习态度;不能只知其一,不知其二,不但要“知其然,还要知其所以然”。

妈妈的谆谆告诫,虽然已几十年过去了,我已有了儿女和孙辈,可久久不能忘怀。直到现在,每当我看报读书时,都是一字一句的仔细研读,每遇到生字,都要翻字典,弄清字名词意,绝不敷衍。
用心感悟 荣誉会员 2018-03-13 14:09 3
老爷子文笔很好!
雪泥 著名写手 2018-03-13 16:36 4
喜欢这样的文字。
箫剑书生 论坛版主 2018-03-16 08:00 5
质朴的文字,传奇的人生。
生活给了我们苦难,也练就了坚韧的脊梁。沉淀的岁月,像一杯老酒,醇香而浓厚,又像一杯咖啡,苦涩而香甜。在久别的往事里,犹豫,彷徨,坚守,等待,痛苦,煎熬。而如今,舌尖上的文字才那么动人。
当我们像老教授一样痴恋着风花雪月,文学显得那么虚伪,因为没有生活的根基,漂浮着。而如此的感人文字,确实少见。如黑暗中的闪亮。
书生,拜读了。
如有机缘,闲拨灯花,抵足而谈!
游客
登录后才可以回帖,登录 或者 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