郭集人为何拜狐仙(1)


(83岁高龄的张长润老人)

         大约在清朝末年,泗州北乡郭集街上,有个叫郭怀平的人,干杀猪宰牛的营生,老少几辈子为人规矩声情又好,生意做得风声水起。
         这一年的腊月二十四,过小年,老郭卖完肉架子上鲜肉,转身就进了屋,家里人酒肉饭菜早就摆上桌了,单等着老郭放了鞭炮,喝酒吃饭。
        老郭擦擦抹抹,对着烟,接过酒壶,满上酒,伸手准备端杯,突然前门传来敲门声:怀平在家吗?老郭起身,上前拉开门栓,门缝里一瞅,来人须发皆白,衣着朴素却是慈眉善目,认不得,揉揉眼,定睛看,还是没见过。既然来人叫上姓名,想必也有缘由。老郭不敢怠慢,满脸含笑,抱拳当胸,说声:请!来人也很随意,跟着就进了堂屋,客套一番,屁股一歪就坐上了正位。
        来人点上火,慢吞吞的吐着烟雾,说了,怀平弟,不敢认我吧?郭怀平脸一红,双手打拱,说有点失瞻,不敢相认。来人说,我姓胡名叫万年,打今天起你叫我万年哥就行了。喝了口水,顿了顿说,千里有缘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识。今日之见,乃是前生之缘。实不相瞒,我不是个人。郭怀平一惊。我是仙家,是个狐仙。老郭笑笑,独自抿了一口酒,哥哥,你还没喝酒,怎么就讲胡话了?胡万年说,兄弟如若不信,我且现身给你看看,不过弟妹和孩子要回避一下,免得受到惊吓。说话间,胡万年一扭身,长袍大褂随时就落到地上了。从衣服堆里钻出来雪白一身的狐狸,郭怀平脸吓得煞白,哆哆嗦嗦说,大哥大哥,别这样,赶紧变回来。那狐狸钻进衣服,就地打了个滚,眨眼之间,又变回了人样。
         郭怀平还没转过神来,胡万年这边已经反客为主,又坐到饭桌旁。来来来,兄弟、弟妹、孩子们,吃饭拉呱,喝酒压惊。三杯酒下肚,胡万年又开了腔。说怀平弟,前生你有一世是个女流,我还没成仙得道,有一次,我被几个打猎的追赶,碰巧遇上你,那一年新婚,正是“结对月”那天,我慌不择路,跳到你坐在娘家骡车上,你新生怜悯,不嫌我身上尘土血污,拉上裙子就把我盖住,因此我躲过了一场劫难。不觉一晃就过了几世,你的深恩大德,我至今还没有报答。今天我来找你,一来叙叙旧,从今往后无论遇到什么难事,只要想起你万年哥,念叨念叨,我马上就能到你身边;二来我要送你一件宝贝,说着从怀里掏出一颗果子,看起来又干又瘪,万年说怀平弟不要小看,这是一颗仙桃,喝汤可以治百病、吃肉可以寿百年,以后不管谁有病,把桃子放在锅里煮一下,喝口水就能治好,切记,桃子不能落到别人手里。兄弟俩喝酒拉呱,不知不觉鼓打二更。万年起身告辞,说了兄弟啊,来人方长,后会有期。说完一转身,就不见了踪影。
          天一放亮,郭集街都在传说,说卖肉的郭怀平家,昨天得了件宝贝,是一颗仙桃,能治百病。......
未完待续

(张长润老人的手稿)
话题: 文学
游客
登录后才可以回帖,登录 或者 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