宿州城建史上的“罪人”,阻止宿州扩城和灵璧撤镇建县

古宿州城,位于隋唐大运河通济渠(古汴河)段,扼汴水咽喉,当南北要冲。北宋时期,宿州为上州,辖临涣、符离、蕲县、虹县四县,当时的宿州城靠近东京汴梁,顺汴水逆流而上经过北宋的南京宋州(商丘)就到了汴京城(今开封),为北宋的通都大邑。

宿州
历史记载,唐末桂林戍卒起义军庞勋攻下宿州城,唐王朝围剿之时,庞勋一夜间在宿州城内搜集大船三百艘,装满资粮,顺流而下,突出重围,可见宿州当时舟车会聚之盛况,又据宋徽宗崇宁年间人口统计,宿州户91483,口167379。而当时:徐州35980,口68931;应天府(今商丘)户79741,口157404;泗州户63632,口157351;扬州户56485,口107579。可见当时的宿州规模已经远超宋朝应天府,曾为北宋第二。

宿州古城墙
宿州城罗城狭小,当时居民很多都居住在城外,宿州虽为上州,但州城规模已经不能满足当时的需要,宋元祐元年(1086年),零壁镇人户靳琮等,经淮南东路及朝省陈状,乞改零壁镇为县。宿州知州也向朝廷奏请展筑宿州外城一十一里有余,这本是宿州承建史上的大事件,知州也极力争取到了朝廷的资金,可就是在这个节骨眼上,苏轼却开口了,向宋哲宗打小报告,写下《乞罢宿州修城状》一书,进言皇帝,终止了宿州建设外城的项目工程。

宿州古城墙
零壁镇人户靳琮等,先经本路及朝省陈状,乞改零壁镇为县。却准转运使赵偁状称,看详得元只是本镇官势有力人户,意欲置县,增添诸般营运,妄有陈状。寻准敕依奏,依旧为镇……而本镇去虹县六十里,至符离县一百二十里,至蕲县一百里,即非地远,又至符离县,各系水路,本不须添置一县。委只是本镇豪民靳琮等私自为计,却使近下人户一时出钱,深为不便。
这是说零壁镇地理位置距符离(宿州城)很近,离虹县(今泗县)也很近,又在水路之上,交通便利,根本不需要建县,只是镇里豪民私自为计,却使近下人户一时出钱,所以不需要建县。

灵璧
宿州自唐以来,罗城狭小,居民多在城外。本朝承平百余年,人户安堵,不以城小为病,兼诸处似此城小人多,散在城外,谓之草市者甚众,岂可一一展筑外城。近年周秩奏论,过为危语,以动朝廷……不知本州有何急切利害,而使居民六千九百家暴露父祖骸骨,费耗擘画改葬,若家贫无力,便致弃捐,劳费公私,痛伤存殁,已上并有公案,可以覆验。
这是说宿州自建城以来,城池就很小,居民多在城外居住,宋朝承平百余年,不以城小为病,况且如宿州一般情况的城池不在少数,直言宿州知州周佚和本地豪民为自己的私利而扩城。

灵璧
右臣今相度上件改镇作县事,系已行之命,兼构筑廨宇,略已见功,恐难中辍。而展城一事,有大害而无小利,兼未曾下手,犹可止罢。欲乞速赐指挥,更不展筑,却于已支赐一万贯钱内,量新置县合用数目,特与支拨修盖了当。其人户未纳到钱数,均乞与放免。谨录奏闻,伏候敕旨。
这是说灵璧建县工程已经动工,恐怕很难再让灵璧升县工程取消,但是宿州展城一事,劳民伤财,有大害而无小利,应罢宿州展城项目,把已经拨款的钱转到灵璧去,当地没有缴纳建县费用的人家可以不用再交,可见苏轼极为关心劳苦的百姓、体恤民情。
可是,苏轼好像习惯了这大宋朝的太平盛世,不注重城防,为宿州城这个兵家必争之地留下了很大的隐患。“本朝承平百余年”,他忘记了燕云十六州,所谓的太平盛世只不过是拿钱换来的盛世罢了。北宋的澶渊之盟,辽宋约为兄弟之国,宋每年送给辽岁币银10万两、绢20万匹,宋辽以白沟河为边界。此后辽更是不断索取,以金钱换取和平使北宋不再居安思危。

宿州新汴河雕塑符离鏖兵
后来南宋孝宗皇帝为岳飞平反,发动隆兴北伐,不宣而战,国人振奋,一月之内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恢复灵壁、虹县和宿州等地,威慑中原。后在金军优势兵力的反攻下,宋军主将不和,军心涣散,其次是宿州城防不行,直接导致宋军在宿州战败,撤兵符离时遭到金兵的追截,损失惨重,只好再次与金国达成和议,赔款割地,史称“隆兴和议”,这次北伐失败直接让孝宗灰心丧气,再无力恢复中原。
宋朝宿州曾为保靖军节度使,全名宿州符离郡,所以这次大战又称符离鏖兵、符离大战,这次战败之后十几年,陆游和辛弃疾还为这个事件写词,如陆游的《关山月》、辛弃疾的《水龙吟·甲辰岁寿韩南涧尚书》等。
话题: 历史
用心感悟 荣誉会员 2018-01-22 09:51 1
历史的变迁,往日的繁华已成过往!
游客
登录后才可以回帖,登录 或者 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