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庆骑游临涣

缨子 于 2018-04-05 16:19 编辑了帖子
  国庆七日假,一号,骑行半天,近百里。三号,又骑行了一天一百多里。感觉没过瘾,几位骑友约定五号骑往淮北濉溪县的临涣古城。
            五号六号两天骑游临涣,来回480里的历程,饱览了一路上的好风景,虽极其愉悦了心情, 却也极度损伤了身体。累得屁股膝盖脚踝手腕都酸痛不已,身心忍受着剧烈的痛苦和折磨,说是浑身酸痛精疲力竭一点也不为过。这样的经历,一生只一次足矣,况且我已经历了三次。
       三次长途骑行,终生难忘,每每想起,酸甜苦辣一起涌上心头。
       去年6月13,顶着似火的骄阳,冒着难耐的酷暑,骑行室外35度的高温下,从泗县东关的早上6点20出发,于晚上8点20又回到了泗县县城。回来的第二天躺在床上,什么事都不想做,什么话也不想说,就静静地躺着。细细品味着来回400里途中美丽的风物和对复杂人生经历的体悟,并发誓以后再也不会骑行这么远。

      可是,今年的五月二号,经不住几位骑友的蛊惑,我又跟随他们骑游了灵璧渔沟镇的磬云山。来回300里的艰难历程,身心的极度疲惫,即便是一路美丽的风景,一程美好的心情,却也抹不去心中的酸楚与苦涩。最后,所有的体会只凝聚成两个字:真累!
       真是好了疮疤忘了痛啊!
      十.一上午因起床晚了,只骑行半天,近百里。 三号天气不错,老陈老马和我相约骑行343国道。从泗县东三环过新大桥,一路向西到草沟,转北进瓦韩,经长沟返回县城。半天来回一百多里,也没感觉到累,很不过瘾。于是,老陈老马和我约定5号早上6点骑行濉溪县的临涣古城。
         路途那么遥远,以为他们只是说说而已,我根本就没放在心上,直到5号早晨6点半睡梦中被老马急剧的电话吵醒,我才醒悟到,是真的要骑行临涣了。急忙起床,简单收拾,赶紧下楼集合。当早已吃过早餐在焦急等我的老马老陈看着我松散着外套拉链,耷拉着鞋带,手提着头盔,夹着旅行包披头散发出现时,他俩惊讶的表情,着实让我哭笑不得。
         大雾弥漫,水汽厚重,说好的六点集合,而我们却只好等到7点才出发。路上,看不清前方五米,只能听见远处的声音,只有车辆从身边呼啸而过,我们才发现哪是汽车哪是四轮机。路两旁晒满了玉米棒和玉米粒,四周还用横七竖八的砖头石块木棍围着,我们三人只好小心翼翼地单行,并不敢快速前进。
         为了这次远行,我也是蛮拼的。头天下午新买的一辆捷安特,轻巧快捷,一路兢兢业业,埋头苦干,绝没辜负我的希望。从泗县东关到长沟,向西进灵璧县城,后往北从钟馗园过杨疃,穿尹集,跨埇桥界,西向时村。中午在时村老街刘三饭店稍做休息,2点半继续骑行,入桃沟至符离集。分别在刘老二烧鸡厂和徽香源烧鸡厂门前留下珍贵的靓影。此时,已是下午5点。
        看看码表已经行了250多里,我们也没感觉到累。到底是先去濉溪县城再去临涣呢,还是从宿州直接去目的地临涣呢?我们犹豫了好一会才终于下定决心,先到宿州,从三八乡往临涣去。等我们到了宿州的西二铺,布满晚霞的天空已经拉上了黑幕。我们一点也没感觉到疲乏,就继续前往。
         夜色斑斓,微风习习,路上车辆熙熙攘攘,路边收玉米的人和三轮拥挤不堪,砖头石块和木棍横七竖八。尽管我们小心翼翼,却仍不时地碰撞着路边之物。一支小手电筒已经精疲力尽,奄奄一息,却坚持过了濉溪县的四铺五铺。等到达濉溪县的百善乡,已是夜晚8点,伟大的功臣手电筒已经耗光了最后的生命而光荣牺牲。我们三人不约而同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做出果断的决定:下车吃晚饭吧!
          三人一斤白酒,羊肉汤泡馍,点了几个小菜。等我们美滋滋地享受完美餐,严重的疲乏和剧烈的酸痛也接踵而至,并逐渐蔓延全身,堵塞着我动力之源。

         65岁的老陈,一向在骑友中享受着勇敢坚强的美誉,一直与年轻人比着高低而从未落后过。晚饭后已经9点,老陈却再也不愿意继续前行了。我和老马都极力劝慰着:与其在百善住下,倒不如晚上到达临涣,休息一夜,第二天天亮参观临涣古城后就可以打道回府了。在我和老马的百般说服下,老陈终于同意。
        黑乎乎的路上,不时地撞击着、磕绊着农民晾晒粮食后的遗物,没有了手电筒,我们更加小心谨慎。汽车来了,我们就尽量靠右;撞到了障碍物,我们又尽可能地靠左。就这样,抑或骂骂咧咧,抑或大声说笑,竟暂时忘却了疲惫和痛苦。黑暗中的高度近视眼和老花眼都在费力地搜索着每一点亮光,每到一个有光的村庄,我们都会欣喜若狂,像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。等到达临涣老街已经是晚上近十一点。
        推着车子满大街的寻找住地,黑咕隆咚的街道上只星星点点的灯光。接连找了好几家,才在装修简陋的家和宾馆住下。
        躺在陌生的床上,望着刺眼却又不敢关闭的灯光,浑身的酸痛不时敲击着疲惫的身心。半夜幼儿的哭闹,客人的大声喧哗,不时地干扰我迷迷糊糊的意识,让我无法安然地进入梦里。异地的蚊虫也是欺生的主,开着窗户微眠的清凉却让嗡嗡作死的节奏给彻底击碎。第二天6点晨起,竟想不起昨夜究竟睡了几个小时。
        文昌宫8点半才上班,我们只好先去品尝著名的棒棒茶。老街上的茶馆已经没有几家了,我还是选择了十年前跟随文友去过的南边第二家。老板娘依然是十年前的,古色古香的茶楼也没换新颜,茶的味道倒也品不出十年的变迁,只是千年临涣老城的街道竟没了十年前的蕴涵。到处是尘土飞扬,车辆乱停乱放。一切向钱看的今天,古城却也没有超凡脱俗。
        粗略地观看了总前指挥所,对刘邓陈等伟人的敬仰油然而生。带着余悠未尽,带着无穷的想象,带着对未知前途的极度恐惧,上午9点,我们又踏上了回家的路。
         风,着实不小,新买的轻便的赛车骑起来却非常费力费神,车头不停地摇摆着,举步维艰。 一路顶着风,伸着头,弓着背,弯着腰,咬牙切齿,怒目而视,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。酸涨的膝盖骨格吧格吧地发出脆响,剧烈疼痛的屁股总想离开坐垫,脆弱的脚踝实在不想迈向踏板,虚弱的手腕无力地支撑着上身和车把。平均10公里的速度,看着前方飞奔的车辆,我竟然无动于衷。
        当骑到濉溪县四铺街中心,我的“宝马”却不知是几时被扎,远在前面没了踪影的老马和老陈只好被我呼了回来。他俩一个扶车,一个换胎。半小时后,我们又颠簸在顶风的路上。等1点骑到宿州实验中学门前,我们再也不愿意前行了。

          在宿州的东十里午餐小憩后,想一想还有近200里的路程,顶着风,咬着牙的滋味实在不好忍受,大家一致决定坐车回去了。于是,骑到宿州东二铺,2点半时我们下车在路边拦了一辆开往泗县的大巴。
         上车后呼呼大睡,直到进入泗县县城,我才被喊醒。到家已经是下午4点半。晚饭没有吃,倒头便睡,一夜无梦。
          第二天上午9点,昏昏沉沉地醒来,总结此次480里骑游的感悟,得出的结论是:骑行长途,一路上的好风光虽愉悦了心情,而不当的骑行速度和距离却也会损伤身体,给身心带来严重的痛苦。
           经常听到别人做完某件事会这样说,痛,并快乐着,而我每次骑行长途后的感受却都是,快乐,并痛着。这样的经历,一生只一次足以让我刻骨铭心,况且我已经历了三次,而我最大的缺点也是优点,就是好了疮疤会忘了痛。



liutto 小有名气 2016-10-10 09:48 1
   
泗州水牛 著名点评 2016-10-10 11:20 2
赞,精彩,只要时间安排适当,骑行里程合理,这种中短途骑行是有益身心健康的。




石头城 著名写手 2016-10-10 11:36 3
强身又健体,心情😊还愉悦!
缨子 知名作家 2016-10-10 15:15 4
回 liutto 的帖子
liutto:   (2016-10-10 09:48)

谢谢鼓励!
缨子 知名作家 2016-10-10 15:16 5
回 泗州水牛 的帖子
泗州水牛:赞,精彩,只要时间安排适当,骑行里程合理,这种中短途骑行是有益身心健康的。




....... (2016-10-10 11:20)

去年和你骑行宿州,回来的第二天下午就骑行泗县火车站了。今年体质不如以前了。年纪问题。
缨子 知名作家 2016-10-10 15:16 6
回 石头城 的帖子
石头城:强身又健体,心情😊还愉悦! (2016-10-10 11:36)

是的!也非常疲惫的。
离离原上草 知名作家 2016-10-11 08:58 7
吃好玩好,平安顺风
缨子 知名作家 2016-10-11 09:27 8
回 离离原上草 的帖子
离离原上草:吃好玩好,平安顺风 (2016-10-11 08:58)

吃的好玩也好,一路平安,但是去时半边风,回来的时候却顶风。蹬不动。谢谢!
缨子 知名作家 2016-10-11 09:27 9
回 石头城 的帖子
石头城:强身又健体,心情😊还愉悦! (2016-10-10 11:36)

一年多的骑行,身体真的变壮了。谢谢关注!
1 2 3
游客
登录后才可以回帖,登录 或者 注册